主页 > W生活史 >【中医教育英起来系列完结篇】英文助传全人治疗理念非华裔看懂中 >

【中医教育英起来系列完结篇】英文助传全人治疗理念非华裔看懂中

【中医教育英起来系列完结篇】英文助传全人治疗理念非华裔看懂中(吉隆坡讯)西医学讲求的是科学论据,而中医学由古人的经验所建立,虽然已有数千年的历史,但是许多西方医学追随者皆认为中医无“据”可信。因此,很少大人会鼓励孩子去念中医,反而认为成为西医,才是最具有前瞻性的抱负。不过随着中医英文化,愈来愈多非华裔了解到它的全人治疗理念及效益后趋之若鹜,从而为中医打开了另一扇门,开拓更大的市场。温永康(25岁)是汝来英迪国际大学第三届中医系毕业生,目前是一名中医诊所助理。来自吉隆坡蕉赖的他,原本想当一名西医,但是碍于家里经济不允许,加上小时候体弱的他全靠草药“打底”,他最后选择了中医系。对于小时候的病情,永康都是从大人嘴里听回来,“妈妈说,我出世时,人很瘦小,但是头和肚子非常大,十足营养不良的非洲难民。”他说,出世后他的身体很不争气,常常要往诊所跑,次数频繁得连那里的护士都认得他,而且每一次治疗,必定少不了抗生素,身体似乎愈来愈差,更惨的是,医生一直找不出病因。后来,母亲带他去找当乩童的外婆,除了求神问卦,也请求外婆抓些草药给他服用,“全靠经验的累积,以及先贤的智慧流传,外婆擅用草药为信徒治病,因此她本身也种了不少草药,方便就地取材。”“说也奇怪,经过中草药的调理后,我的身体似乎好多了,不再经常闹‘别扭’。”他坦言,当时年纪小,也不知道是中药功劳大,只觉得不再病恹恹,生命充满了希望,“觉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因此发愿要成为一名医生。”国中毕业后,他报读A水平(A level)课程,为前往印尼念西医铺路,“那时,去印尼念医学系,听说第一年必须要有7万令吉的现金,但我只是来自一个小康之家,庞大的学费,让我无所适从,但父亲坦言可以为了一圆我的梦想而卖掉屋子。”永康低着头,猜想不愿让人看到他眼中的伤感,“我是有什幺事都会找外婆商量的人,那一次也不例外。结果就在谈话中,外婆说起了我小时候的病情,我才发现,我能健健康康活下来,全赖中药发挥功效。”“外婆说,不念西医,其实还能念中医,两个都能救人,何必执着于一方呢?”外婆一语点醒梦中人,温永康因而在求学路上来个大转弯,往中医系出发。用拼音命名穴位在中医系课程选择方面,摆在永康面前,有拉曼学院及英迪大学,但是当时拉曼是以纯中文授课,而英迪则是用英文,在考量了市场取向后,他决定选择后者,当然他获得院校提供的奖学金,也是选校催化剂之一。他说,英语为国际语言,如果中医要走向全国化,就要改用英文教学,“虽然开始时念得很吃力,但是习惯了就没问题。”询及穴位如何以英文命名,他澄清,其实都是用拼音,例如至阴穴,英文就叫zhi yin xue,说穿了也就是中英汇合。由于英迪着重的是临床学习,因此自二年级开始,他就到附属在大学内的中医诊所实习,到了四年级,便到外面的诊所或施诊中心实习,大前提是这些单位都是英迪的中医临床基地,因此具有一定的水準。“这样一边上课一边实习的日子持续至五年级上半年,总之一定要凑足1200个实习钟数,不然就不能出国完成下半年的课程。”临床表现胜中国学生一路走来,永康并没有太多的挣扎,而且还飞往中国山东中医药大学,读完最后一个学期的课程。针对在中国的课程及教学媒介语,完全由英转到中,并没有陷他于苦难中,反而在临床时,英迪生还比当地人优秀。“这是因为中国人得念完5年中医本科后,才有机会接触临床,和英迪的培训方式完全不一样。”他笑指反而是山东话,让他“消化不良”了好些日子。毕业回国后,他在吉隆坡燕美的杨国信中医诊所当助理,诊所主治医师为杨建辉博士,他也是英迪中医系总监。因有名师指导,在这1年半的助理生涯中,他如一块海绵,不断地吸取新知识,等待哪一天羽翼渐丰,他就能独立行医,以毕生所学来回馈社会,“即使不在传统中医诊所,我也能在附有传统医药部门的政府医院工作。”他抬起头,眉宇间充满了自信,感恩当初的选择,有了开花的结果。英文教中医 颠覆偏面想法卓伟俊(22岁)是汝来英迪大学中医系四年级学生,从小和中医药没有多大的渊源,反而一心想要念药剂、生物科技等西方医学,却在一次教育展,被英迪英语中医教学的模式所吸引,继而走上了中医学这条路。毕业于怡保深斋独中的伟俊,坦言因为独中统考成绩没有想像中那幺特优,当初的美好想望变得摇摇欲坠。在心情郁闷下,他一个人骑着摩多赴教育展,无意中看到“中医系”招生,曙光乍现。“坦白说,从小到大,老师都会对我们说,要好好念书,以便长大后能成为一名医生、律师等专业人士,但是就不曾提及中医师。”也许大家都认为中医前景不大,因为受到语文的局限,“就是全中文教学,很中式的那种,所以很少师长会鼓励学生去念中医。”“不过,当我知道英迪的中医系是以英文教学后,就颠覆了过去对中医较偏面的想法,再加上我的成绩可以申请奖学金,原本5年逾12万令吉的学费,扣除奖学金后大约是8万令吉,辅以高等教育基金(PTPTN),其实学费方面还不是很紧张。”身为一名成绩不错的独中理科生,伟俊得以跳过大学基础班,直接升上大学一年级,而头两年都是英文教学,第三年才用中文,所以刚开始时会有些吃力,“以前上生物课,都是用中文,现在转用英文,初初当然有些纠结,不过只是一个过渡期,过了那一个点,问题就不大了。”不知不觉,伟俊已经念到了第八个学期,而第七及第八学期,院方规定他们在上课之余,也需出外实习累积学分,“虽然二年级开始,我们已经投入临床学习,但是那时我们还不能对外下针,只能和同学之间互针。”受访当天,他和另一位同学锺紫纯在吉隆坡的杨国信中医诊所实习,他还去过老人院、马佛祖医药福利中心、慈济、芙蓉华人接生院、施诊中心等,在老师的指导下,根据处方下针。他说,到了第九个学期,他将忙于论文及临床测试,第十个学期就到中国实习半年,毕业后回国,就是一个中英兼俱的中医师了。难捨情意结 乒乓国手报读中医眼前娇小的锺紫纯(22岁),拥有古铜色的肌肤,原来在中学时已是一位乒乓国手。来自沙巴斗湖的她,是一名国中毕业生。因为就读小学设有草药园,加上母亲爱煲药材汤,在耳濡目染的情况下,她从小就对中草药产生兴趣。“那时觉得中草药很可爱,但就没想过要念中医。”第一次听到有人用“可爱”来形容中医,这个运动小妮子也真特别。大马教育文凭(SPM)考试成绩放榜后,紫纯走了一趟教育展,结果就被英迪的中医系柜台所吸引,除了勾起她对中医的情意结,另一原因是英文教学,对国中生来说,更容易入门。当然,大学所提供的奖学金,也是促成她报读中医系的原因之一。“严格来说,在英迪念中医是双语学习,基础班及一二年级都是用英文,在掌握了英文医学底子后,三年级转用中文,吸收就变得相对容易。”她说,中医系不只涵盖针灸、推拿及中药学,其实还有西医内科及解剖学,而且都得通过临床测验。“以针灸测验为例,主考官会以英文出题,例如腰痛,那就要考生去找穴位放针;在中药学测验,学生要亲身试吃药渣,然后写出药味及画出中药图,如果是党参,那就需画出党参的模样。”她指出,第七及第八学期,她才有机会出外实习并下针,大前提是要在导师指导下,才能这幺做,不过一些如靠近心脏区域的穴位,导师绝不会让他们下手。不过在念中医的同时,紫纯并没有荒废她的运动才华,她日前才代表英迪乒乓队出赛,而且还荣获冠军,载誉而归。问她为何不投考运动大学,她说运动只是个人兴趣,而医人却是终生事业啊! ‧2016.12.30
国研院副院长悬缺近1年 台大教授林清富代理

国研院副院长悬缺近1年 台大教授林清富代理

(中央社 台大电机系特聘教授林清富接任代理副院长一职,已于1日正式走马上任。 据悉,12月登场的董事

国研院台湾半导体研究中心台南基地上梁典礼

国研院台湾半导体研究中心台南基地上梁典礼

国家实验研究院与国立成功大学合作打造的中南部半导体创新研发环境「国研院台湾半导体研究中心台南基地」,

国研院国网中心举办 AI 主机建置发展研讨会

国研院国网中心举办 AI 主机建置发展研讨会

面对人工智慧带来的新契机与挑战,各国政府无不带头投入大量资源,促进人工智慧相关技术的研发与产业化。科

国研院国网中心云端资安攻防平台启用,助台湾培养急需的资安人才

国研院国网中心云端资安攻防平台启用,助台湾培养急需的资安人才

在全球饱受骇客,资安漏洞层出不穷的状况下,台湾的资安人才供不应求。不论是政府、公司,都需要资安人才防